《越光寶盒》:十六年前的那段情事終於可以釋懷了

2018-08-22 04:49:21 焦俊嘉 1144

195547.85094773_1000X1000.jpg

很多人熟識劉鎮偉都是從十六年前《大話西遊》裏的那串葡萄開始的,他自己也說,《大話西遊》是他電影生涯的轉折點。所謂“轉折”,即是當我們回溯往事的時候竟然發現,這個時而叫技安,時而叫劉鎮偉,還經常化名黎大瑋、陳善之、劉宇鳴的胖子原來還拍過那麽多經典的無厘頭喜劇。而當我們再把時針反向撥回來的時候,卻不想他在巔峰之後不久就失意的遠走他鄉,一去數年。       

所謂造化弄人大概就是這樣,正如《大話西遊》這部電影所經歷的命運,從不被理解到被人奉為經典,失了票房,卻在始料未及的情況下贏了永恒,乃至於蟄伏加拿大期間的劉鎮偉每當長夜漫漫無心睡眠的時候,都會回想起在寧夏拍戲的那段時光。從《情癲大聖》到《越光寶盒》,他所不能釋懷的這份《大話西遊》的情懷讓我們有理由相信,有的人走,其實是為了更好的回來。       

雖然“葡萄”在各種場合反覆宣稱自己已經放下了《大話西遊》這個包袱,但既然名為《越光寶盒》,又糾集原班人馬,自然難免會被人比較一番。不過經典之所以能成為經典便在於其不可覆制和不可超越的性質,劉鎮偉自己都沒有這樣的打算,我們更無需苛求。       朱茵說,拍這部戲更像是一場老朋友的聚會,而看這部電影對我們而言,則也更像是重溫一種無厘頭的情懷。當電影開場,孫儷飾演的玫瑰仙子駕竹筏出現在銀川沙湖美麗的蘆葦蕩中,這份情懷便被迅速點燃。直至電影的最後,鎮北堡,還是昔日的那座城樓之上,男女主角擁吻的片刻,這份情懷華麗的落幕了。緊隨其後的不再是盧冠廷悲傷的情歌和齊天大聖孤獨的背影,取而代之的則是劇組成員的“盛裝”亮相,讓人不禁感嘆,無厘頭在劉鎮偉的電影裏真可謂是無處不在。       

無厘頭是一種精神,並不在於好笑與否,而在於無法無天的想象力。曾經的香港電影因為這種精神而深受影迷的愛戴,如今的合拍片也因為這種想象力的缺失而遭人詬病。君不見,連劉以達那句“pu你老母”的謾罵都被和諧成無聲的挑釁,這也就難怪有人要站出來宣布,無厘頭已經死了。       

1497593423.jpg

其實,頂多也只是殘廢,要死哪那麽容易。       

坦白的說,《越光寶盒》的很多招術都沒能點中我的笑穴。惡搞也好,致敬也罷,九成以上從別人那裏抄來的橋段看得令人實在乏味,只有郭德綱、鳥巢等少數幾處頗為創新的惡趣味還能叫人開懷。但這並不能影響我對這部電影的喜愛。劉鎮偉順手牽羊的功夫是隨心所欲的,對別人極盡阿諛調侃之能事的同時都沒忘了埋汰一下自己。當一個導演自己都放下身段盡情癲狂的時候,我想觀眾是不是也應該即刻卸下他們的偽裝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《越光寶盒》是一部典型的“菩提老祖作品”,是需要反覆的看才能體會到個中滋味。但這又是一部非典型的劉鎮偉電影,因為讓我感動的是,在經歷了幾生幾世的輪回之後,技安編劇的愛情故事終於有了一個完滿的結局。愛情依然是執著的,但我們終於不用再為至尊寶和紫霞的那份真摯的愛情無果而糾結,很多情懷都可以在這部電影結束的時候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。我記得當年周星馳在北大演講的時候有學生說,“那個結局讓我不得解脫”。那麽,現在菩提老祖告訴你,其實紫青寶劍可以是壞的,紫霞仙子也可以一閃而過,況且連鄭中基這副尊容去親如花你都看得下去,那還有什麽是非得記掛在心裏的呢?那些不能釋懷的往事,在這一刻就都讓他們煙消雲散去吧。



大理石大板|明之道石業股份有限公司位於台灣花蓮,大理石大板第一品牌,提供天然景觀石風景石大理石大板、大理石電視牆、大理石浴室牆、各式大理石牆面、骨灰罐工藝品、大理石建材批發零售,歡迎蒞臨參觀或線上選購。